求书帮

繁体版 简体版
求书帮 > 忘忧典当铺 > 第17章 选夫宴会1

第17章 选夫宴会1

池景柚一边想着昨晚关于自家阿爹的事,一边等着冬雪和夏蝉的消息。

申时,冬雪和夏蝉一起回来。“陛下,您的旨意已经下达到各大臣府中了,陛下突然的决定,打得他们措手不及,现在估计都忙开了花”。冬雪高兴地拉着池景柚的手。

夏蝉也笑了起来,将自己记好的册子递给池景柚。池景柚接过册子,随意翻开一页,所记录的数字都令她大吃一惊:“这些人整日喊穷,没想到事实竟是这样,瞧瞧这一个个的,家底可真是丰厚”。这次怕是掏到了他们的老底吧!

“陛下说得没错,虽然她们想极力隐藏,但还是被我查了出来。”夏蝉也拉着池景柚的手。

池景柚见两人拉着她,她的两只手都腾不出来,哭笑不得,就这样带着二人坐下。

“池景柚继续翻着册子,夏蝉,按你做的分类将收上来的那些东西,一半用于西南水利工程,一小半用于这次的生活物资,剩下的就充入国库吧!”

“好的,陛下”。夏蝉应下。接着夏蝉又继续说,怎么陛下突然要选皇夫了?

池景柚放下册子,捏着夏蝉的脸:“你怎么也怎么八卦?想必冬雪都把事情跟你说了吧!”

夏蝉吃痛地皱着眉:“冬雪没把具体的细节告诉下官,下官这不想亲口听陛下说嘛!”

池景柚放下捏着夏蝉的脸,开始与夏蝉说着昨晚的事,从“章华宫”说到“墨园”只不过她把赫伯祈安跟她有点暧昧的场景给省略掉了。夏蝉还是感觉出了池景柚说赫伯祈安时语话语里的奇怪,于是她问出声:“陛下可是与那位冒牌皇子发生了什么?”

池景柚嗤笑一声,你都知道了些还要问我!然后打了一下夏蝉的脑袋。

夏蝉笑得肆意了一些:“我们陛下是情窦初开了嘛!哈哈哈。”

池景柚听到夏蝉的话,不再笑了,而是换成了一副痛苦的表情:“我跟他是不可能的,岂不说两族的关系,就算以后有了往来我的身份也不允许我们有任何的可能。”

陛下!两个人同时出声!

“没事的,我就是感慨下,又不是真的想跟他发生什么,你们不用担心。”说罢,池景柚起身。

夏蝉刚刚吩咐你办的事,你去办吧!早日办完,明天可有好戏哦!池景柚朝夏蝉挑挑眉。

“是,我的女皇陛下!夏蝉站起身,出了门。

冬雪你去把上次收上来的“罪己书”挑几本拿出来,我来对着册子看看,我们大朝的大臣啊平时都在干什么!

冬雪应声转去内殿.......

“朝天殿屋顶上欻地飞过去一个人影,连池景柚安排的暗卫都没察觉到异样”。

“墨园”院子里,赫伯祈安喝着茶,晒着冬日里难得的太阳,只是脸上看不出一点喜悦,脸色很难看。从他听到池景柚要选夫的消息开始,心里就一直难受得紧,莫名烦躁。又觉得自己没有任何资格去管池景柚的事,而且他也没有理由吃醋,就是想到自己连吃醋的资格都没有,就更加火气大。

赫伯连夜从园外走来,坐在赫伯祈安的身边,拿着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阿祈我跟你说朝天殿里的那位女皇陛下可说了自己跟你没有一点可能,就算以后两族有往来她也不会跟你在一起的!”说完,他还悄悄撇向赫伯祈安,想看看他脸上的表情是不是比他刚进来的时候还臭。

果然从赫伯祈安看到了更难看的表情,毕竟他俩从小一起长大,赫伯祈安看过他的所有囧样,他还没看过赫伯祈安的。赫伯连椅笑了出来:“哈哈哈,真想让阿情看看你现在的这副样子,真是难得一见。”

赫伯祈安看向赫伯连椅:“你既然这么闲就去军营陪阿情吧!”

啊?别啊,哥哥,我开玩笑的!赫伯连椅连忙求着赫伯祈安,他可不想去什么军营呢!百里桥情那人虽说是女子,却一点不输男子,他可不想掉一层皮,想到以前百里桥情对他做的,他就毛骨悚然。

“别叫得这么恶心!赫伯祈安嫌弃地推开赫伯连椅。”

下次别有事没事的去听她的墙角,她迟早察觉出来,她可没你那么蠢!赫伯祈安警告着赫伯连椅。

赫伯连椅听赫伯祈安骂他蠢,自己也没客气地说道:“你自己对别人有了不该有的心思,还教训我,你在我面前可别装啊,我好歹是一个老手了,你那点心思我能看不出来?”

赫伯祈安没理会他的话,而是干脆点将赫伯连椅送去百里桥青的军营,真是聒噪,不想听了,本来想放他一马的。

“赫伯祈安你不是人,不就说了你几句嘛,至于吗?”话还没说完,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